当前位置:

舒家信息门户网 > 文化 > 中国画70年

中国画70年

中国画70年
发布日期:2019-10-24 14:47:41 信息来源:管理员 访问: 4997

新中国70年的文学实践证明,坚持党的领导是文艺繁荣发展的根本保证。

在时代的发展和朝代的变迁中,中国画从古代到现在都发生了变化。“变化”创造了中国画的辉煌和时代的高峰,也增添了无数丰富的内容。“不变性”保存了中国画的延续和发展,也保存了中国画发展中的血管和基因。在“变革”的过程中,出现了相应的能够反映“变革”代表时代的大师。时代的变迁是中国画发展的基本规律。

在新中国70年的文化艺术发展中,中国画这一本土文化艺术范畴的演变,最能体现一个民族文化传统随着时代的变化而适应和延伸的过程。作为中国本土艺术的代表,中国画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由外而内的塑造和转型。在一千年“大传统”和一百年“小传统”的共同认同和影响下,中国画逐渐进入了现在的形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20世纪的中国画一直在不断寻求变革。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面对新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生活,中国画创作者开始思考山水画如何参与塑造时代精神。求新求变的理念促使中国画的创作者寻求更深的境界。他们以毛泽东的诗歌和革命圣地为主要表现对象,努力在内容和形式上进行突破。它们最终成为“红山红水”,为新中国的美术增添了鲜艳的红色。

中国画的变革与更新始于新中国新政权的建立。一系列的讨论和创作使这一艺术转型过程与社会转型的脉搏产生了密切的共鸣。1949年4月,《人民日报》组织了一次“国画座谈会”。1950年,《人民美术》第一期也发表了一组关于中国传统绘画的专题文章。李可染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绘画的变革》的文章。他认为:“只要它能真正与群众和革命事业相结合,它就有翻身的一天。”同年,徐悲鸿先生在他的文章《山水画漫谈》中也提到:“现实主义是开始。如果我们集中精力,我们可能会突然变成一座山脉。同样运用天才,它能让人欣赏,也能启发人,不比西施、石涛的风景更好!"

1949年4月,在北京中山公园举办了“新国画展”,集中展示了北京画坛80多名中国画家为改造国画所取得的初步成就。此后,徐悲鸿创作了《在世界和平会议上听到南京解放的消息》,傅石宝于1950年开始了对毛泽东诗化山水画的艺术探索。

傅石宝·毛泽东1950年9月的《清平乐六盘山》意在给20.2× 28.2厘米的书页上色

傅石宝和关山月的《江山如此迷人》

傅石宝是毛泽东诗化山水画的代表画家。1950年,他根据《清平乐六盘山》创作了第一幅毛泽东的诗化山水画。在接下来的15年里,他用壮丽的天地景观和余波的景观,在毛泽东的诗歌中写出了雄伟生动的形象。有时他反复描绘一首诗,作品总数达到120首。其中有很多代表性的作品,如《乡下有这么多美女》、《今日龙王虎胜过去》、《蝴蝶爱花》、《莲花王国阳光灿烂》。这些作品充满了笔墨和大胆的技法,不仅展现了毛泽东的诗意和浪漫气质,而且具有艺术创造力,充满了感人的力量。

傅石宝·毛泽东的长征

傅石宝与毛泽东的“菩萨,大巴地”

傅石宝与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

左:1958年7月南京博物馆藏,傅石宝《梁祝回答李淑一》一文,意在轴心纸上设置137.2× 69厘米的颜色

右图:傅石宝1958年旅顺博物馆藏185×94.7厘米“梁祝回答李淑一”字意旨轴纸

毛泽东的诗一直受到人们的喜爱和阅读。它将自然美的咏叹调与对国家和人民命运的关心结合起来,具有深刻的思想和宏伟的意境。毛泽东的诗歌也影响了许多山水画家,如傅石宝、钱松喦和李可染。他们深刻理解毛泽东诗歌的宽容和胸怀,反复构思,成功创作了一批“红山红水”来表达毛泽东的诗歌,从而提高了这幅壮丽山水画的艺术表现力。这也成为了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画的特点。

黄州中国美术馆1955年收藏的《洪水与雪》(国画)73.4×117厘米

万山红边(中国画)李可染

苍山如海,太阳如血(中国画)傅石宝

革命圣地韶山(中国画)李可染

关山月的作品

新中国成立初期,以蒋赵贺、宗启祥、天蚕土豆等艺术家为代表的写实水墨人物画积极探索素描与水墨或彩墨的融合,并在题材上进一步接近现实社会。蒋赵贺的《告诉志愿叔叔学习成绩》、蒋岩的《考妈妈》、唐文轩的《婆婆儿媳去冬季学校》、杨之光的《人生第一次》和天蚕土豆的《女警察》在题材和表现手法上有了新的拓展,人物刻画上把素描的明暗与中国画结合起来。叶于谦的舞蹈人物和黄州的新疆人物致力于素描和色彩墨的融合。赵望云、石鲁、方济众等“长安画派”画家主张“一手伸向生活,一手伸向传统”李鉴真、周昌谷、方增先等“新浙派”画家更注重笔墨在现实主义造型中的韵味。石鲁的《转向陕北》和王圣烈的《八女临江》等革命历史画在笔墨和意境上都有所创新。黄州的《永远的风雪》、周昌谷的《两只羔羊》、方增先的《每粒都是硬的》、刘文熙的《四代孙辈》和陈箓的《机车医生》等写实水墨人物画在素描造型和水墨技巧的结合上有自己的特色。林岗的《英雄会议上的赵桂兰》和中央美术学院附属中学集体创作的《当代英雄》吸收了年画的装饰气息。刘凌沧的《赤眉军无盐的胜利》、潘絜兹的《石窟艺术的创造者》、王叔晖的《西厢记》和刘继卣的《天宫》等古代题材的工笔重彩人物画在人物造型和水墨色彩上都充满了新意。林风眠的彩墨女和关良的简写戏曲人物在艺术形式的创新上颇具现代感。

迁到陕北(国画)218×208厘米1959年石路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王叔晖的《西厢记》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艺术一直非常重视诗歌,尤其是绘画,更注重创造诗歌的意境,这种意境容易摆脱对程式化语言的依赖,有助于在现实题材中表达人物精神。从20世纪50年代倡导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到表达新时期“中国梦”的主题创作,都必须从现实出发。如果我们从图像学的角度来研究这一时期的中国美术,我们可以获得相当大的阐释空间。

在过去的主题艺术创作中,越来越多的中国画以典型的英雄形象表现斗争精神。例如,20世纪50年代,随着全国战争英雄大会和全国工农兵劳动模范大会的召开,艺术界掀起了一股绘制英国模特的热潮。20世纪60年代,随着石油会议战争的开始,以铁王曼金溪为代表的老一辈石油人成为艺术家们关注的焦点。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科学技术产业逐渐受到社会的关注。李四光、陈景润等科学家努力工作,直观地展示了他们无私的精神。

以斗争为主题,艺术创作的对象往往是社会生产力这一主题。因为正是他们不懈的努力改变了世界,使国家日益繁荣,人民生活更加美好。在描绘祖国不同时期发展进程的海报中,工农兵的形象总是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别是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工农兵的形象几乎成为了时代奋斗者的文化象征。人物的动作、表情、服饰甚至道具都形成了一种非常清晰的视觉语言,表现形式相对稳定,艺术语言也充满了时代气息。例如,在塑造新中国工人的形象时,他们宽广的视野、宽广的胸怀、强有力的臂膀、象征性的工具和不屈不挠的态度已经成为展现工人阶级无私奉献和勇气的语言符号,并不断出现在艺术作品中。

陈箓北京画院1964年收藏机车医生(国画)135×269厘米

新中国农民的形象也受到了艺术家们的广泛关注。广大农村人口是新中国建设的主力军。在“组织”的口号下,农村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时,以转型期农村生活为主题的文学作品创造了许多新的农民形象,并为漫画创作者提供了剧本。画家将文本语言转化为视觉图像,使其更加直观和感人。例如,何友芝的漫画书《山村巨变》(Great Changes in Mountain Villages)改编自著名作家周立波的同名小说,反映了农民在农业合作社运动中的思想变化。作品中的人物形象简单,画面生动,富有诗意。

一方面,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是坚持“二合一”的方向,调动广大文艺工作者的积极性,激活文艺生产力,保证文艺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培育培根的灵魂,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大的价值导向、文化凝聚力和精神动力。一方面是贯彻“双百”方针,尊重和遵循文艺规律,以符合文艺规律的方式领导文艺事业,不断促进文艺创作健康繁荣和理论批评的积极发展。根据不断变化的国内外形势和文艺界的具体情况,党中央及时实事求是地制定和出台了一系列指导文艺繁荣发展的重要政策文件,深刻辩证地阐明了文艺的重要规律

潘絜兹的“石窟艺术创造者”中国工笔画

随着十年“文化大革命”的结束,中国画又一次迎来了春天。随着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中国进入了对外开放的新阶段。改革开放和思想解放给新时期的艺术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探索自由。在“八五”期间西方现代艺术的热潮中,80年代的中国画创作变得更加多元化。关于中国画创作和中国画未来发展道路的讨论从未停止,恰恰反映了一个变革时代的特征。这一时期的创作实践也走向了前所未有的多维模式,中国画的边界和本体论规定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和拓展。这一时期,中国画领域经历了20世纪80年代初中青年画家关注的“伤痕文学”视野,进入了对中国画本体语言和形式感的深入探索阶段。

田力民的“碑林”中国画

周思聪的“矿工地图国王的天堂”出版于1983年,宣纸和墨水177 * 236厘米

周思聪的《日出日落呼吸》是在1982年用宣纸和墨水画的,102.5 * 103厘米。

周思聪的《秋天素描》是1983年用宣纸和宣墨画的。

周思聪《同胞、汉奸、狗》(地方)1980宣纸水墨画

太行铁壁(国画)200×200厘米,1984年在王迎春和杨力舟中国美术馆收藏

1985年,胡炜的作品李大钊、瞿秋白、萧红荣获国际青年艺术展金奖。

1984年至1985年举办的第六届全国艺术展,不仅是“文化大革命”后艺术创作时期的集体回顾,也是艺术创作方法和主题多样化的前奏。例如,田黎明的《碑林》和杨力舟、王迎春的《太行铁壁》用丰富的感情和细致的笔墨描绘了革命烈士的形象。他们运用象征手法来表现重要的历史主题,实现主题与形式的统一,反映英雄主义色彩和画家对历史事件的深刻思考。1985年5月,第六届全国艺术展结束后不久,在北京举行了“中国青年艺术作品进展展”。展览进一步突破了原有模式,呈现了多种艺术风格。胡炜的李大钊、萧红、瞿秋白等中国画作品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在超现实的情境中展现历史人物,反映了深刻的历史感。冯大中的《初雪》、陈平的《开发商之歌》和萧乾的《开发商之歌》都在不同领域进行了新的探索。他们在表现方法和创作观念上有所突破,表现出青年画家观念的变化,这在当时影响很大。

《雪狼突击队》(中国画)苗再新

“抗日工笔画——生存”(中国画)武莺

邢任青的玫瑰记忆(中国画)

进入20世纪90年代,随着整体经济实力的增长,中国社会开始寻求新的价值取向和认同。在中国画坛,继续重拾民族文化,挖掘和改造其现代价值,已成为中国画未来发展的主要途径。重视文化传承,系统研究传统,已成为整个中国文化圈的价值认同。

山水画在追求形式创新的同时,更注重山水精神的表达。景观是中国人的灵魂映射,是审美理想的载体。在“红色景观”的影响下,山水画中的个人情感与民族精神有着深刻的契合。如今,山水画的创作形式越来越多样化,创作技巧也越来越丰富。大大小小的山水画展层出不穷,等等。将山水画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画创作和研究的传统回归也从形式语言本体论研究转向了价值标准、文化认同等问题的讨论,传统回归的局面越来越明显。现阶段,中国画创作领域最突出的现象是水墨的多元化发展。20世纪90年代,题材内容和媒体技术的空前扩张成为中国画发展的独特景观。20世纪最后10年,新文人画大学水墨画、实验水墨画、甚至概念水墨画和城市水墨画相继问世。水墨画的传统、中西形式的融合和西方观念都成为中国画创作的多重营养。与此同时,对中国美术评价标准的反思已经持续了一百年,对进化史和西方中心主义的质疑和反驳,以及对中国文化自身价值标准的重构,呼声越来越高。中国画的现代转向再次成为艺术界关注的焦点。像其他文化领域的新旧变化一样,它已经成为一个重要而艰巨的跨世纪课题。

钱来忠的中国画《青山绿水》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和《关于实施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相继发表。这些文件紧密结合实际,精辟地揭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和中国画必须尊重和遵循的文艺基本规律:

我们必须坚持以人为本的创作方向,明确谁创作、谁代言的根本问题。

我们必须坚持弘扬主旋律,倡导多元化,正确处理二者的辩证统一关系。

我们必须在继承的基础上坚持创新,把创新精神贯穿于文学创作的全过程,正确处理继承与创新的辩证关系。

我们必须坚持精品为民的原则,把努力创作思想深刻、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精品作为文艺工作的中心环节,正确处理质量与数量、高峰与高原的辩证关系。

在新时代,艺术家们越来越关注罢工者,农民工、环卫工人和服务员都在他们的作品中得到了反映。例如,在第十三届全国艺术展的作品中,出现了许多“表达兄弟”的形象。“以人为本”,坚持人文关怀是文艺创作的方向。“以人为本”的文艺理念不仅是对中国现代文艺创作价值取向的归纳和总结,也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当代文艺精神的凝聚。走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美术走廊上,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些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这些作品都体现了植根于人民的艺术精神。70年来,中国主流美术继承了悠久历史发展过程中积累的优良传统,为人民服务,为时代歌唱,表达对祖国的感情。党的十八大以来,用真情和创造性的艺术语言“为人民、为人民、为人民表达感情”,成为广大艺术家的自觉追求。随着艺术界近年来开展的“深化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素描收藏风格等一系列活动的不断推进,“以人为本”的文艺理念进一步渗透到艺术创作实践和活动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以人为本”的本质特征在中国画创作中得到了更好的体现。

董小明油墨世界赫尔辛基油墨综合媒体60×90厘米2005

杨晓阳“失落的城市系列之一”纸墨85x140cm厘米2017

郭伟伦的《平安夜中央》印刷于2017年180×98厘米

进入新时期以来,中国画的文化语境发生了许多变化。对中国当代艺术价值的思考和讨论一直在进行:中国画如何走出国门,得到世界的认可和欣赏,对回归传统水墨的反思,中国画观念和材料的局限和拓展等问题,都成为中国画家面临的时代问题。一方面,西方艺术观念和技术大量涌入,中国人了解外国文化艺术的渠道更加便捷,中国画坛几乎可以发现各种艺术趋势。另一方面,中国经济近年来发展迅速,国际经济和政治地位迅速提高。中国人民对国际文化认同的要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希望中国当代文化和当代中国本土艺术能够在中西文化交流中实现自己的价值,从而扩大其影响力和普世价值。它已经成为一种强烈的民族文化诉求。

在新时代的社会文化背景下,如何对待传统已经成为衡量中国画文化规定性的一个重要因素。越来越多的中国画家和文化学者意识到探索中国画的当代意义。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画家和理论家也开始反思“传统”的范畴和外延,也就是说,中国画作为一门历史,不仅是文人画,而且包含了许多非文人阶层的广泛文化传统。特别是在新世纪的头几年,当人们回顾20世纪中国画的成就和积累时,他们发现我们今天谈论的“传统”已经有了许多含义。当这些传统内容和因素作用于当下时,它们必须与当代社会生活紧密结合。快节奏的城市生活、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的融合、科技社会的快速发展以及以互联网和自我媒体为代表的信息时代的发展,都为传统艺术提供了全新的当代语境。

2019年王珂《热血男声》北京238x198

李王宇2019年山东传教195×178

回顾70年的中国画创作,其重点和难点不是表现当下社会生活的现实基础和造型能力,也不是以宣纸和水墨为媒介的西方现代主义概念实验,而是通过吸收水墨传统和表现主体精神来延续和拓展中国的内在精神。

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的新蓝图、新愿景、新目标,为中国画家们提供了宏阔的艺术视野和触动心灵的万千气象,用饱含激情的笔去表达人民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描绘波澜壮阔的变革与发展的时代画卷,是时代对艺术家的呼唤,也是人民对艺术的期待。 时间的车轮一如既往滚滚转动。当都市人群的当代生活场景进入画面,当后工业社会的现代趣味左右人们的判断,当西方的文化观念与艺术媒材影响中国传统画种的审美观与表现方式,中国画的“多元”开始变得空前合理与有迹可循。“当代”终会成为“历史”,面对新世纪刚刚走过

【字体: 打印 【浏览:4997次】
  • 相关阅读
© Copyright 2018-2019 serrenia.com舒家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